五彩堂

长视频今年再无“片单发布会”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五彩堂 > 人才招聘 > 长视频今年再无“片单发布会”
长视频今年再无“片单发布会”
发布日期:2022-06-26 20:11    点击次数:111

  片单发布,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每年在线视频平台最为热闹的时刻,是他们展实力、秀肌肉,也是向客户爸爸要预算的重要节点。

  因而,视频平台的年度片单发布会,也是除了各大电影节(电影节某种程度上也是交易平台)之外,中国影视娱乐圈顶级人物难得齐聚一堂的盛会。在以往,长视频平台会邀请一众娱乐圈大佬、当红艺人、流量明星,以及手握大量预算的广告主,一同揭晓全国观众接下来会被什么作品覆盖,并且举办各种主题不一的分论坛,讨论娱乐产业大小事务和未来之路。

  甚至到了后期,这种产业向大会,都会有大量粉丝闻风而动,或围堵在发布会会场入口,或高价找黄牛找渠道获得入场成为中后排观众坐席的机会,以用长焦镜头更近距离围观明星为项目站台的那几分钟的出场机会。

  但情况在今年发生了变化。在全行业都在“降本增效”的基调和共识之下,或许也是因为一线城市疫情防控的现实因素,三家平台都集体默契地取消了线下发布会,这在全行业内尚属首次。没有了线下发布的环节,今年片单发布季就更显冷清了。

  2022年,率先发布片单的是爱奇艺。5月底,爱奇艺低调地发布了今明两年的内容片单,有213部待播作品,但他们没有大范围告知媒体和对外界传播,而之前每年都会举办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今年也销声匿迹了。

  6月中,优酷也发布了2022年待播片单,称今年将有近百部作品上线。不过,就在同一天他们也宣布了会员价格上调,上一次调价还是在2017年,优酷最新的会员价格,追平了爱奇艺和腾讯视频。

  最近一家发布片单的是腾讯视频。可能是紧靠实力雄厚的大厂,因而腾讯视频得以稍显体面地举办了一场线上发布会,腾讯在线视频副总裁韩志杰出席,他介绍了平台在上半年剧集市场的表现,以及新周期下对内容创作策略的新思考,并发布了新的剧集和网络电影片单。

  当然,即便在疫情反复、行业冷清、资本冷落、客户爸爸钱袋子捂得更紧的时候,有一件事没有变的是,一如既往地,头部三家平台还是十分豪气地,一口气拉出了超百部的内容待播单,以显示片库储备依旧充足、未来可期,当然,混迹在片单之中的,也少不了一些眼熟的反复被拿出来说道却上线日期遥遥无期的跳票作品。

  再一次,主旋律剧集扎堆

  没有意外,从各家释放的片单来看,今明两年依旧是“主旋律”作品的主场。这些作品的内容创作,以大历史观、大时代观,聚焦国民精神,展现大众生活为主。

  爱奇艺认为,当下,互联网影视内容的逻辑正在发生变化,降本增效、注重质量成为行业发展的关键词。

  其在内容上布局的重点是,反映时代旋律和万家灯火的现实题材国民大剧,并继续探索剧集的国民宽度和剧场的类型深度。一方面,要用硬现实主义创作反映时代之变、中国之进、人民之呼的内容,全景式展现新时代的精神气象;另一方面,继续深耕剧场模式,追求垂类内容品质。

  在主旋律剧集上,有反映时代精神和理想憧憬的《狂飙》《我是刑警》《野蛮生长》《大考》等;展现青春奋斗和成长力量的《警察荣誉》《天才基本法》《归路》等;讲述普通人真实美好的生活的《龙城》《老家伙》《熟年》。

  《警察荣誉》目前收获了市场口碑,目前豆瓣评分8.6,处于较高水位。该剧由丁黑担任总导演,张若昀、白鹿领衔主演,王景春友情出演,已于2022年5月28日在央视八套播出,并在爱奇艺网络独播。

  剧场品牌方面,爱奇艺将在“迷雾剧场”“恋恋剧场”“小逗剧剧场”之外,将探索全新剧场品类,定位不同圈层的观众。

  在腾讯在线视频副总裁韩志杰看来,目前,影视行业已迈入“提质减量”新周期,腾讯视频将在“广度”、“精度”、“温度”三个维度,建立起高品质内容的坐标系,并借此打破剧集题材、形式、合作的边界。

  在“兼具追求人文厚度与时代情怀的主流叙事作品上”,接下里的作品有,讲述县委书记奋斗基层的《县委大院》,聚焦女性公诉人题材的《公诉精英》,展现基层平安建设工作者精神面貌的《此心安处是吾乡》。

  此外,还有描写时代变迁下年轻人追梦与成长的《梦中的那片海》,根据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改编的《繁花》,展现红色年代群生百态的《欢颜》,体现家国信仰的谍战剧《无间》和《潜伏者》等。

  时隔一年,腾讯视频发布了《三体》第二支预告片,并再次更新了海报。

  而手握诸多经典IP的腾讯视频,还发布了《三体》第二支全新预告片,还原“倒计时”、“宇宙闪烁”、“三体游戏”等名场面。

  优酷方面则表示,将继续走“大剧独播”战略。以头部剧集为主轴,布局宠爱剧场、悬疑剧场、港剧场、都市剧场、合家欢剧场等五大剧场。在主旋律题材上,重点的剧集有有乡村振兴现实题材剧集《幸福到万家》, 以及,讲述改革开放40年来不断奋斗和成长的故事、“情满系列”第二部《情满九道弯》。

  优酷最新定档的剧集是《幸福到万家》,将于6月29日在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双台联播,网络平台优酷独播。该剧由郑晓龙、刘雪松、姚远联合执导,赵丽颖、刘威、唐曾、罗晋主演。

  钛媒体APP观察到,在今年头部视频平台的内容片单上,各大品类之中,剧集内容储备最多也种类最丰富。这背后或许也与当下宏观环境的变化有关。在广告市场愈发不景气的情况之下,订阅会员收入在视频平台收入结构中越来越重要,剧集作为拉动用户付费的利器,自然涌上了排播上线的优先级。

  而在剧集品类之中,主旋律作品扎堆上线,一方面是为了切合了当前潮水的流向,以及满足观众的情绪,另一方面,其作品的吸金能力和盈利水平,也已经得到了市场的验证。

  市场用真金白银来表达了对主旋律作品的喜爱。去年,在百年建党、抗美援朝70周年、抗击疫情等重大题材之下,阿里影业出品和发行了多部作品,收获票房超人民币260亿元,占国产片观影票房的71%。其中,电影《长津湖》斩获57.75亿元票房,一举跃升成为中国影史总票房冠军。

  很多人对主旋律作品存在着刻板印象,认为其观众主题可能更成熟更年长,事实上,主旋律作品的受众已经趋向年轻化。优酷曾经盘点过平台上观看主旋律作品的用户画像,发现越是主旋律内容越受年轻人喜欢——观众超半数都是“90后”或者是“00后”, 年轻用户在主旋律作品里发出的弹幕达811万条。

  主旋律作品从市场边缘到成为主角,下一个问题,或许是如何突破观众的审美疲劳。爱奇艺专业内容业务群(PCG)总裁兼首席内容官王晓晖曾回答过钛媒体APP这个问题。

  他认为,五千年故事都没变过,就看你怎么拍。第一,情感是永恒不变的,里头包括爱情、亲情、人的成长,包括你的成功,要看到奋斗怎么样等等。第二,人设关系,喜剧之间的人物关系,只不过放在不同时代表达的不一样。比如说,主旋律的题材既能拍《长津湖》,也能拍《叛逆者》,同样是英雄,就看怎么拍。

  降温的综艺、网络电影

  相对于剧集无论是在种类还是数量上的丰富程度,综艺和网络电影片单就稍显单薄。

  在综艺方向上,爱奇艺的主力方向是“围绕时代主流价值观,通过根植普通人的生活,展现年轻人的情感与热爱”,预计有20档综艺节目上线,内容覆盖快意活、乐舞台、狂欢笑、享温馨四大赛道。

  从对外发布的消息来看,爱奇艺重点的作品有《萌探探探案2》《中国说唱巅峰对决》《元宇宙歌唱大赛》《我们民谣2022》《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开拍吧2》《热血街舞团2022》《哈哈哈哈哈3》《音乐野生活》《做家务的男人4》《机智的恋爱2》《MBTI社交实验计划》《一起露营吧》等。

  腾讯视频有超过30档综艺会在今年下半年上线。在“综N代”上,有《心动的信号5》《脱口秀大会5》《令人心动的offer4》《哈哈哈哈哈3》《五十公里桃花坞2》《半熟恋人2》《德云斗笑社3》。

  腾讯视频向市场主打了“新综”的理念,在数量上,新综艺占据了上线综艺节目总数量近70%,包括了推理、脑力品类《开始推理吧》《她他它真探社》《青春百young》,融入了“元宇宙”概念的《登录圆鱼洲》,电竞题材的《战至巅峰》,喜剧题材的《新喜剧大会》,聚焦高校齐舞社团的荣誉之战的《沸腾校园》。

  优酷则提出了在综艺上的定位——锚定“泛人群、大情绪、强共鸣”,围绕“文化自信”、“简单快乐”、“情感治愈”的社会情绪内核,重点的作品是《这!就是街舞》第五季,星素互选音乐竞演综艺《超感星电音》,经典IP的实景体验真人秀《石头剪刀布》,即兴喜剧竞技真人秀《即兴喜剧大联盟》,港剧题材综艺秀《那年的精彩》等。

  作为社交媒体讨论热度最高的节目形态,相对于以往来说,今年各家的综艺节目似乎没有以前那样“重”了。或许可能是因为广告主的日渐冷淡,而另一方面,综艺节目也的确是近些年被监管多次点名的“重灾区”。比如说,受到去年的“倒奶事件”影响,爱奇艺综艺节目的营收几乎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一个令出品方比较无语的新变化,当然,这也是综艺明星被讨论热度高的“副作用”,则是近些年无论新老艺人们,总是在各种出人意料的时刻网络“塌房”,也为注重艺人统筹的综艺节目的拍摄,以及后期制作带来了不少的麻烦。此外,综艺节目录制周期长,疫情防控也是重要因素之一。

  与剧集和综艺类似,刚起步发展的网络电影,也处在“提质减量”的周期中。

  爱奇艺今年会上线的影片有《遇见你》《雪山飞狐之塞北宝藏》《绝地追击》《普通男女》《六代钟馗》《一盘大棋》等;腾讯视频发布了《鬼吹灯之精绝古城》《藏地奇兵》《东北告别天团2》《无间道》《林海雪原》《兴安岭猎人传说2》《西行纪》等25部重点电影;优酷则表示会重点的排播的作品是好莱坞巨制《侏罗纪世纪3》,以及梁朝伟和王一博主演的谍战电影《无名》等。

  网络电影的现状,还与院线电影境况强相关。由于当前整个产业链最顶尖的人才依旧是聚集在院线电影,这里面除了创作团队的大荧幕情怀和产业惯性之外,也因为院线电影也拥有更为透明且合理的结算方式,因而,到目前为止,线下院线依旧是首选的发行渠道,视频平台多数也只是作为过了窗口期的次要发行渠道。

  所以,档期视频平台的的电影栏目,想要获得优质的内容储备,依旧与线下院线强相关。当院线电影因为疫情防控等诸多因素延播之外,网络电影作为第二发行渠道,自然也是会少了很多令人期待的作品。

  除了上述重点待播的品类,平台方还发布了关于动漫、纪录片、少儿等品类内容。当然,在上述商业化成熟的品类需要“提质减量”的情况之下,这些不怎么能为平台赚钱的内容,就更显得少得可怜了。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李程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