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堂

中国啤酒地图:你的夏夜被谁承包?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五彩堂 > 服务项目 > 中国啤酒地图:你的夏夜被谁承包?
中国啤酒地图:你的夏夜被谁承包?
发布日期:2022-06-26 20:46    点击次数:72

  在入夜的大排档上,只听见“啵”的一声,手中冰镇啤酒瓶盖清脆开启,淡黄色啤酒涨起欢腾的泡沫,和身边朋友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这份夏天的快乐,是啤酒给的。

  然而,在一百多年前的中国,啤酒作为舶来品,远没现在这般常见。当时人们形容这种微黄的饮料“色似马尿、味同汤药”。

  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国实施“啤酒专项工程”后,啤酒产业兴起。短短数年间,全国啤酒企业多达800余家,几乎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啤酒厂。

  北京的燕京、上海的力波、福建的惠泉、桂林的漓泉、河南的金星、新疆的乌苏、兰州的黄河、陕西的汉斯、重庆的山城、四川的蓝剑……许多独具本地特色的啤酒品牌占领人们的餐桌。

  以至于有人说,要想了解一座城市,开一瓶当地的啤酒就够了。

  但随着啤酒产业格局的变化,出现大厂兼并小厂的现象,中国啤酒市场被华润雪花、青岛、燕京、百威、嘉士伯五大啤酒巨头瓜分,占据了九成多的市场份额。

  现在中国人每年要消费429.6亿升的啤酒,平均每人每年喝掉约30升。在五大啤酒巨头之外,还有一些本地啤酒,它们都曾用品质和口味,收获了一批忠实粉丝。

  东北:一碗抻面,一只鸡架,一瓶老雪

  东北是国内最早接触啤酒的地方。

  1900年,中国第一座啤酒厂诞生在哈尔滨。这座啤酒厂由俄国商人乌卢布列夫斯基创建,1950年更名为“哈尔滨啤酒厂”。

  当时,哈尔滨啤酒(简称“哈啤”)风靡哈尔滨,全国其他地区的人们一年喝的啤酒加起来,都不如哈尔滨人一天喝的多。

  作为中国最早的啤酒品牌,起初哈啤的口味比较浓厚,劲头较大。

  不过,2008年加盟百威英博啤酒集团后,哈啤的味道变得相对淡,以清新纯正著称。

  在东北,人们偏爱的还是度数高、后劲大的啤酒。

  “一碗抻面,一只鸡架,一瓶老雪。”这是地道沈阳人的点餐术语。

  沈阳人口中的“老雪”,有个霸气的绰号:闷倒驴。这种啤酒最大的特点就是后劲十足,麦芽汁浓度12度,被誉为“夺命12度”。

  就连酒量过人的沈阳人,三四瓶老雪下肚,基本上也会站不稳。更别说是,不胜酒力的外地人。

  因此,当地流传着这句话:“沈阳老雪配烧烤,外地来人全干倒。”

  1993年,生产老雪的沈阳啤酒厂被华润集团并购,诞生了华润雪花。如今,沈阳人偏爱的老雪,标签上写的是:雪花醇香啤酒。

  在东北,与老雪一样有“夺命”绰号的,还有佳凤啤酒,这是产自松花江畔的新兴工业城市——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啤酒品牌,如今已经归属于外资啤酒巨头百威英博的旗下。

  佳凤啤酒的麦芽汁浓度同样达到12度,被称为“夺命佳凤”。让佳木斯人引以为傲的是,1984年,佳凤啤酒在全国轻工产品酒类质量大赛中荣获“金杯奖”。

  除了沈阳的老雪、佳木斯的佳凤,大连的凯龙、铁岭的岛城和丹东的鸭绿江啤酒,每个都让外地人畏惧三分。

  华北:城东买北啤,城西买五星

  华北的啤酒品牌同样历史悠久。

  1915年,在海参崴做贸易的两兄弟,在北京创建了“双合盛五星啤酒汽水厂”。“双合盛”是两个兄弟在一起繁荣昌盛的意思,“五星”则寓意“五星高照”。

  在创办之初,这家啤酒厂生产的啤酒主要用于出口,或供给在北京的外国人饮用。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人们手头宽裕起来后,啤酒真正走入北京人的生活,出现了男女老少拎着暖瓶排长队抢购散装啤酒的场景。

  当时,北京市场上只有两个啤酒品牌:双合盛五星啤酒和北京啤酒,这两种酒价格都不贵,四毛钱一升左右,大受欢迎。

  由于两家酒厂位于北京的东、西两侧,便有了“城东买北啤,城西买五星”的说法。

  燕京啤酒(行情000729,诊股)的诞生比较晚,它是1980年北京郊区顺义县(现更名为顺义区)啤酒厂的产品。

  在那个年代“一城一啤”的啤酒发展战略里,燕京啤酒是少数发展至今并不断壮大的啤酒企业,目前是国内啤酒行业的五大巨头之一。

  而双合盛五星啤酒,在2000年被青岛啤酒(行情600600,诊股)收购后,逐渐淡出市场,停留在老一辈人的记忆中。

  和其他地方相比,华北地区的啤酒产量和品种都不算多——产量约占全国的10%。这个区域的啤酒口味,坊间最为流行的评价是:淡。

  唯一例外的是内蒙古的金士百啤酒,这或许是内蒙古豪爽汉子的私家珍藏,很多外地人喝完后第二天对它的评价是:谁喝谁懵。

  西北: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近几年,在度数低、泡沫少的“淡啤”占据市场主流时,来自新疆的乌苏啤酒以多个“异于常酒“的特质,获得不少人青睐。

  乌苏是坐落在新疆天山北麓的一个县城。上世纪80年代,这座小城创建了自己的啤酒厂,取名“乌苏啤酒”。很长一段时间里,其他省份的人很少能喝到乌苏啤酒。

  2016年,乌苏啤酒成为外资啤酒巨头嘉士伯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后,走出新疆,成为啤酒市场的一匹“黑马”。

  乌苏啤酒有一个世人熟知的称号——“夺命大乌苏”,因为它后劲十足,麦芽汁浓度高达11%,酒精度也更高,为4%;而且容量比一般的啤酒大,每瓶620毫升。

  最特别的是,乌苏啤酒入口清爽,总给人一种还能再喝一瓶的错觉,可是说是“醉人于无形”。

  在乌苏啤酒尚未爆红前,黄河啤酒——这个来自甘肃兰州的啤酒品牌,曾一度头顶“啤酒西北王”的光环,在甘青宁三省风光无两。

  在兰州,黄河啤酒与羊肉串是最佳伴侣。

  每当夜晚来临,白天的燥热逐渐消退,约三五个好友围坐在黄河边,吃着滋滋冒油的羊肉串,再灌上一口冰镇的黄河扎啤,听着黄河涛声,这是兰州人最幸福的时刻之一。

  啤酒和烤肉不只是兰州人的专属。

  在银川,红柳枝烤羊肉串配上当地的西夏啤酒,伴随“吨吨吨”声音,酒水下肚,这是西北人喝啤酒时的豪爽,也呼应了“西北汉子喝西夏”那句广告语。

  华东:哈啤酒吃蛤蜊,当地标配

  华东地区是中国啤酒界的王冠,每年有超过30%的啤酒产自这个区域。如果说山东是王冠上的明珠,那么青岛就是明珠的闪光点。

  诞生于1903年的青岛啤酒,早已成为青岛这座城市的代名词。每年夏天,“哈啤酒、吃蛤蜊、洗海澡”是当地人的标配。

  青岛人爱喝散啤,这种啤酒跟超市里面买的啤酒不一样,它不通过传统高温杀菌的啤酒,口感鲜美,营养丰富,但保存时间短。

  在青岛,无论是超市还是啤酒屋,只要有酒桶,旁边就配有一打塑料袋。拽出一个塑料袋,打几斤啤酒回家喝,这一个特殊的装酒方式,青岛人至今还乐此不疲。

  塑料袋装啤酒,也成了“青岛一大怪”。

  讲究的青岛人,选啤酒还要挑厂地,他们能准确区分不同厂地口感上的细微差别。这一点,外地人很难做到。

  青岛市内有四间啤酒厂,一厂、二厂、四厂和五厂。当地流行这样一句话:“一厂真,二厂晕,四厂顺,五厂亲。”

  除了青岛啤酒,当地人还常常购买崂特啤酒这一本土品牌,他们会说:“崂特啤酒是用崂山泉水酿的,麦香味比较好。”

  奇怪的是,作为华东经济重镇,上海没有与其名望匹配的啤酒品牌。但当地人的记忆里一定有力波啤酒(REEB,把啤酒的英文字母反过来拼)的影子。

  2001年,力波啤酒的广告歌《喜欢上海的理由》风靡大江南北,歌词仿若情书:“上海是我长大成人的所在,带着我所有的情怀,第一次干杯,头一回恋爱,在永远的纯真年代……”

  在上海,这首歌是力波啤酒的下酒菜,但如今力波啤酒逐渐淡出人们视野,占领上海街头的是咖啡。

  同样位于华东地区的南昌啤酒,知名度不高,酒厂成立于1958年,如今已被百威收购。这款啤酒以清爽为主,或许是为了中和当地人被辣味直冲天灵盖的味觉体验。

  华南:果味啤酒,“全家都啱饮”

  在啤酒界,与哈尔滨啤酒、青岛啤酒这样有百年生产历史的品牌相比,珠江啤酒(行情002461,诊股)出现在的时间并不长,诞生自1985年,比燕京啤酒还要晚几年。

  目前,珠江啤酒旗下有珠江纯生、珠江啤酒(即经典款,被称为老珠啤)、珠江0度、雪堡啤酒等多个系列。

  其中,老珠啤这个拥有经典“大绿棒子”瓶身的啤酒,掺和了广东人的爱恨交织,爱是因为价格便宜,有一种独特的苦涩味,回味甘中带甜;恨是芽汁浓度达到12度,喝完快速上头。

  但人们就是喜欢这种缺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珠江啤酒依托本土市场,不断发展壮大,如今成了中国知名的啤酒品牌。

  除了珠江啤酒,在老广的童年回忆里,“广氏菠萝啤”占据一席之位。

  这个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饮料,既保留了啤酒中醇厚的麦香,又有菠萝的芳香味。

  有老广回忆,改革开放以后,广州年轻人喜欢喝啤酒,女士也追求潮流,菠萝啤这种酒精含量低、味道清爽的饮料是不错的选择。

  “广氏菠萝啤,全家都啱饮”,这句广告语曾经响遍广州大街小巷。

  不过后来,广氏菠萝啤一度陷入低迷,近几年国货复兴热潮兴起,它又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西南:火锅配啤酒,味蕾爆炸

  重庆和四川的啤酒口味大抵相似,以清爽为主,酒精和麦芽汁浓度都普遍较低。这个口感体系的形成,应该和当地喜好吃火锅有关。

  鲜牛肚在翻滚的红油里七上八下,转场到蒜泥香油中猛然降个温,再沾上青花椒和辣椒面的干碟,味蕾在这种刺激之下,喝下一口清爽的啤酒,口腔回归宁静后,迎接下一口的味蕾爆炸。

  上世纪末,蓝剑啤酒占据了四川、重庆市场近85%的份额,在云贵地区销量可观。当时,中国啤酒行业有“北燕京、南珠江、东青岛、西蓝剑”说法。

  但在资本并购潮中,2007年蓝剑把股份全部卖给华润雪花。此后,在西南地区蓝剑便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雪花。

  在贵州,以白酒著称的茅台,也生产啤酒,但后来被华润雪花收购。

  云南的大理啤酒、风花雪月、澜沧江在当地名气不小,它们共同的特点是有好水。尤其大理苍山附近的水,大部分流进了啤酒厂。

  不过,这些啤酒厂也被大厂收购,但有的名字被保留下来。

  不要觉得西藏高原没有啤酒,恰好相反,西藏啤酒在中国啤酒领域中,独占一枝,枝头就是拉萨啤酒,它诞生于1988年。

  因为拉萨啤酒里有青稞的成分,所以口感十分独特。

  最近这些年,西藏又兴建了几家新的啤酒企业,比如林芝啤酒在2018年投产,热巴青稞啤酒在2017年成立。

  回望中国啤酒行业经历的百年历史,一些本地啤酒被收购吞并,成为人们关于家乡的共同回忆;少部分的幸运儿,保留名号,依然在餐桌上与人们相伴。

  这个夏日,借着一瓶啤酒,回忆故乡的旧事,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