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堂

【深度】酒店做“长租”,是权宜之计还是行业趋势?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五彩堂 > 产品中心 > 【深度】酒店做“长租”,是权宜之计还是行业趋势?
【深度】酒店做“长租”,是权宜之计还是行业趋势?
发布日期:2022-08-12 21:25    点击次数:195

记者 | 殷宴

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28岁的Kenneth正住在广东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她住的是套房,除了卧室、起居室,还带有一个小花园,酒店的健身房、泳池和停车位免费使用,服务员每天来打扫卫生,一个月的费用是5000元。

这家酒店最便宜的单人房门市价约300多元/晚,Kenneth和酒店签了年租合同,可以享受长租协议价。她计算过,如果在当地租房,房租加上保洁、水电、健身等等开支,“价格差不多”。

Kenneth是一名程序员,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她便转为远程办公。由于工作地点不再受限制,她开始在不同的城市居住,开启了长达两年半的酒店生活。

Kenneth曾在国外工作,住过公司替员工租的酒店,对这种生活方式并不陌生。她认为,住酒店可以免除大部分家务负担,而且不需要自己添置物品、不必付押金,不满意就换一家住,比租房省心省力得多。

两年多来,她在广州、东莞、佛山等地住过各种档次的酒店,便宜的2000元/月,贵的上万元。她在小红书分享自己长租酒店的经验,获得3700多次点赞、1100多次收藏,许多“长租客”在评论区交流住酒店的心得体会。

在酒店安家,正在成为年轻人租房之外的另一种居住选择。在小红书、豆瓣等平台上,关于长租酒店的帖子迅速增加,除了来自住户的分享和讨论,还有大量租房中介或酒店发布的广告信息,“长租酒店太香了”“人均4000享网红生活”,长租俨然成了酒店行业今年最火的新趋势。

小红书平台上的长租酒店相关笔记 酒店长租单逆袭

首旅如家酒店集团商旅事业部总经理邰国峰告诉界面新闻,早在2020年初新冠疫情第一轮爆发后,如家集团就注意到长租订单增加,以北上广深、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区域最为明显。长租住客年龄段集中在25-35岁,女性占比偏高。

邰国峰分析,用户长租需求增长,主要有几方面原因:一是越来越多的租房人群更加关注居住环境的安全、隐私、公共卫生,酒店长租产品能满足这部分人群的需求;二是疫情管控常态化背景下,出行受限较大,商旅客不便频繁往返,或因疫情防控管理滞留异地,选择酒店长租相对安全,提供的生活服务也多一些。

而从酒店方面来说,疫情下客源不足,长租业务可以补充现金流,也是一种自救方式。

今年6月以来,如家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张江高科地铁站店推出了力度较大的连住优惠,吸引长租客人。

虽然上海已全面复工复产,但外地来沪的游客和商旅客仍然寥寥,本地客源成了酒店的收入支柱。如家张江高科地铁站店位于张江高科园区,周边科技企业较多,项目赶进度或者招聘新员工时,会有在公司附近住宿的需求。

酒店针对这部分客群,给出了两档优惠价:连住14天以上,在门市价基础上打65折到75折;30天以上,打6折到65折。如家的基础房型门市价约为300元左右,折后可以低到180元。

“一些企业原来可能临时安排员工入住一天两天,现在就会选择我们推出的14天套餐,”如家张江店总经理李成刚告诉界面新闻,“还有毕业季来张江面试的应届生、来大学城送孩子入学的家长,因为我们的折扣价比附近的酒店式公寓更低,这些散客也会选择住酒店。”

除了价格优惠以外,酒店的周到服务也是吸引长租客人的一个重要因素。李成刚介绍,酒店本来不提供洗衣服务,因为长租客人普遍有洗衣服的需求,专门增设了洗衣房和烘干机,免费提供给客人使用。

有时园区临时封控,酒店员工还会帮客人递送文件和急需物品,或帮他们去附近的商超采购物资,均不收取额外费用。

李成刚透露,目前如家张江店入住率约为50%-60%,其中长租客占了二到三成。从6月初至今,该店在中长租板块售出183间夜,营收超过5万元。

首旅如家集团对长租业务相当重视,专门在app首页增加了“中长租”预订入口,方便用户快速获取长租折扣信息。首旅如家方面介绍,针对连住14天/30天及以上的长租客人,集团旗下门店可以在集团规定的折扣区间内自主调整价格。

首旅如家app安卓版首页增加“中长租”入口

不过,邰国峰也指出,酒店做短租收益一定高于长租,长租产品主要是在疫情及淡季背景下减少酒店库存房间,补充收入。

同时,首旅如家还观察到,中长租客群对酒店的补充作用有明显地区差异,一二线城市高于低线城市。

收益不一

武昌单体酒店业主肖雅星对长租业务的态度更多是无奈。她表示,做长租只是疫情期间的不得已之举,就她的酒店而言,长租客的收益“非常非常低,甚至谈不上收益”。

肖雅星经营的“悦东方”酒店位于武昌火车站附近,基础房型售价约100-150元,往年入住率可达80%以上,疫情防控常态化之后,只有60%左右。算上房租等成本,每间房每天的固定开支在30-60元,空置一天就亏一天。在这种情况下,酒店不得不把空置的房间以成本价长租出去,“挣个保底。”

据肖雅星介绍,她酒店的长租客有从周边乡镇来培训学习的老师、医生,还有来武汉找工作的年轻情侣。这部分客群选择长租酒店,同样是因为酒店设施齐全、有人打扫卫生,以及长租价格便宜。最多的时候,酒店同时有5间房住着长租客。

让肖雅星头疼的是,这些长租客支付的房费低,给酒店带来的麻烦却比短租客多。

“有一些长住客人比较在乎隐私,不愿意让我们进房间做卫生,一星期下来垃圾都堆成山了,也不让我们去收拾。房间里一些硬件设施,包括墙面、护墙板等,如果污垢不及时清理,时间长了就处理不掉了。我们又不是长租房,没有和客人签赔偿协议,遇到这种情况就要扯皮了。”她告诉界面新闻。

还有客人在房间里吸烟,或因为个人物品找不到和酒店发生纠纷,好几次上升到报警。

“但凡生意好一点,我们都不会接长租。”肖雅星表示,最近武汉地区疫情相对稳定,酒店入住率也有所提高,虽然每天都有客人打电话来问长租优惠价,但她基本不再给折扣,“除非住一个月以上,可以优惠一点点。”

“北上广那些高星级酒店,客人的素质可能会高一点,我们这种经济型酒店,大部分客人的素质往往没有想象中好。”她坦承。

不过,据界面新闻了解,一线城市的高星级酒店,长租业务并未出现明显增长。

“长租模式主要还是公司高层比较青睐,或者是公司派遣长期出差的,房费全部由公司支付。”北京某五星级酒店高级销售张经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她所在酒店客房价格从1000元/晚到2600元/晚不等,高级套房一晚可达数万元。

张经理介绍,疫情期间高星酒店也受到较大影响,尤其是外国客人“断崖式减少”。但由于酒店档次限制,不可能对房价进行大幅度调整,只能推出一些会员价、周末优惠来吸引客人,“客群主要还是差旅客,以前目标客户可能是经理级别,现在就降低到员工级别。”

成都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销售经理也表示,酒店客群和疫情前相比并没有明显变化,仍以高端商务客人为主。不过,部分客人住酒店的时间增加了。

“有些客人在成都工作,家在外地,以前可能周一到周五住在我们酒店,周末回家;疫情以后,他们往返就不那么频繁,可能一次住一个月、三个月甚至更长,因为回一趟家可能就回不来了。”她告诉界面新闻。

她表示,疫情期间旅游客源少,长租客相对稳定,因此酒店欢迎客人长租。但长租客来源仍是已有的企业客户,所以酒店在房费上不会给折扣,仅在餐饮、洗衣等增值服务上提供一定的优惠,而且仅限淡季。

“旺季散客多,我们就不会去吸引长租客,因为跟公司签的协议价低于散客价。”她介绍。

在海外,酒店长租业务近年来持续受到关注,尤其是在疫情爆发以后。据国际酒店咨询集团Highland Group发布的数据,2020年美国酒店业整体需求下降了35.7%,营收下降49.4%,而长租酒店(extended-stay hotels)这两项数据的下滑幅度分别为15.8%和30.8%;经济型长租酒店受到的冲击最小,需求仅下滑0.6%,收入下滑3.1%。

今年3月,全球最大的酒店集团——温德姆酒店集团宣布将推出一个全新的经济型长租酒店品牌,称为“ECHO项目”,并已签订了首批50家门店的建设合同。

温德姆酒店集团称,“过去两年间,经济型长租酒店的业绩表现超过所有其他板块,2021年该板块的入住率、ADR和RevPAR创下了新纪录,而且对住宿的需求在持续上升。”温德姆酒店集团认为,此时是进入这个“充满潜力的领域”的理想时机。